小器大美 中国座子 - 南京正大拍卖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邮箱登录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小器大美 中国座子
  • 正大拍卖2018-01-08

小器大美 中国座子




国座子之用,犹如欧美的传统画框,能使其衬托的艺术品在芸芸作品中脱颖而出,看来超尘脱俗、与众不同,亦可彰显藏家对之青眼有加、珍若拱璧。


但二十世纪之前,当时西方的收藏家和博物馆馆长大多推崇其简单直接、线条明快的美学,故而将这些备受误解的座子束之高阁,甚或弃如敝履,并将座子上的中国陶瓷、玉器、青铜器和其他古玩直接放在几架上,再收于陈列柜内。


清十九世纪 红木束腰寿字三弯腿葵瓣式座


晚清 红木镂雕树根形座


清十八/十九世纪 紫檀嵌瘿木面拐子纹带托泥方座


循着这条思路,他们有时还会把图卷的绢裱裁去,再镶上镜框。虽惜之已晚,但学者、藏家和博物馆馆长现已意识到,这些座子即便不是艺术品的组成部份,但传统以来却是呈现中国艺术的重要环节。


这一趋势带动了学术界的钩沉探讨,并促使部份馆长和收藏家重新采用长期以来备受冷落的座子,再用它们来展示传统艺术珍品。


谈到中国的座子,大家脑海中浮现的多半是玉器或瓷盌等常用的圆形木座;殊不知,座子形态千变万化。如上所述,有些座子具实际用途,而不是仅有陈设的功能,它们可以发挥支撑的作用,使其展示的物品便于使用。


清十八世纪 紫檀束腰四瓣如意纹座


清十九世纪 红木镂雕树枝形座


清 黄杨木镂雕树根形双连座


清十八/十九世纪 黄杨木镂雕树根形座


清十九世纪 黄杨木镂雕树根形座


清 红木莲瓣式座


以汉代和六朝的镜座为例,它们既可支撑无柄的圆镜,使用时亦便于调整镜子的角度。即便是艺术珍藏,有时候也要借助座子,方能以最佳面貌示人。


有一类饰长串活环的玉瓶常配以高身座子,其座顶设一小钩悬挂活环,充份展现了妙至毫巅的雕工。无论方圆,小巧精致的文房插屏皆须用座子来支撑和定位;玉插屏多配掐丝珐琅座,而瓷插屏则常衬以木座。


有些时候,清代藏家也会巧用精雕细琢的立式木座来配衬古玉璧,将之当作插屏使用,可见艺术珍藏有时候也要借助座子,方能以最佳面貌示人。


清十九世纪 紫檀镂雕拐子龙纹三连座


清十八/十九世纪 红木仰覆式莲座


清十九世纪 硬木镂雕佛窟式座


中国文人及风雅之士素喜搜集灵石,并置于清幽的书斋内细心赏玩,而各类藏品之中,此类供石或许最须仰仗座子以作支撑。供石与座子若配置得宜,一块看似平平无奇的顽石即摇身一变,化作一件让人浮想联翩的艺术品。


安思远 (Robert H. Ellsworth) 旧藏一件腊石连座,二者造型犹如一块圆形巨岩。安氏珍藏中尚有一例虬根状镂雕座子,在其衬托之下,一件原本其貌不扬的大型腊石山子瞬间魅力倍增、意趣盎然。


就该等作品而言,座子俨然已成为艺术品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而收藏者将供石与座子巧为搭配的灵心妙思亦一目了然。


清十八/十九世纪 红木仿奇石随形座


清十八世纪 紫檀托瘿木镂雕树根形座


晚清 红木镂雕卷草纹长方座


座子所用的木材,大致与明代、明式上乘家具的用料相同,即红木、桦木、黄花梨、紫檀、欅木、楠木和乌木。至于家具较为罕用的龙眼木和黄杨木,在座子当中却颇为常见。


大多数座子出于专门的作坊,但也有一部份是上乘家具作坊的制品,这也解释了为何有些座子的风格与当时的家具如出一辙。惟须强调的是,这方面的交流是双向的,即家具固然影响了座子的风格,但相反亦然。


清十九世纪 红木缠枝莲纹长方座


清十九世纪 红木嵌大理石面如意回文三连座


许多座子光素无纹,纯以天然的形状、纹理、色泽和细腻的抛光取胜。就造型而言,它们或以中国几案为形,如香几、供几、画案等,或形似画卷、波涛 或虬根。尚有数例饰浅雕图案 ,有的座面镶嵌云石或瘿木。但大多数有雕饰的木座皆做工细腻,通体镂雕各式花卉或抽象图案。


清十九世纪 紫檀错银丝云蝠纹长方座


清十八世纪 红木嵌大理石面仿树根式座


自远古时期,华夏民族一直爱用座子来配衬贵重物品,最早的例子很可能是祭祀礼器及其他宗教物品的专用座子。


随着时代的发展,再加上对其他传统元素的兼收并蓄,座子在宗教和世俗范畴里的应用日渐普及;时至宋代,庋藏骨董之风渐炽,座子更是大行其道,此后历朝历代皆用之陈列古玩,俨然已成定式。


西方对座子的误解由来已久,尚幸东亚未受影响,近来座子在西方越来越受关注,更成为了大家竞相收藏和研究的对象,根据中国传统习俗用座子来展示珍藏的例子亦与日俱增。


-  END  -



提示】正大新闻版权归属正大所有,如有转载,请说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