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的coseplay专场,宋朝与清朝的书房家具陈设大PK - 南京正大拍卖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邮箱登录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乾隆皇帝的coseplay专场,宋朝与清朝的书房家具陈设大PK
  • 正大拍卖2018-01-08

乾隆皇帝的coseplay专场,宋朝与清朝的书房家具陈设大PK





国古人一向重视住宅的幽静、雅趣,书房更是文人雅士怡情翰墨、醉意书画的好天地。宋代书画家米芾一生博雅好石、精于鉴赏,同样也很注重书房的选择。



相传,米芾爱石成癖,晚年喜得灵壁砚山石爱不释手,挥毫泼墨留下千古名帖《研山铭》。后在镇江海岳山一带得到了一块海岳砚石,他为没有一处雅静脱俗盛放宝石的书房而过意不去,总觉得愧对宝石似的。


有一天,他到北固山游玩,看到一处清幽雅致的宅邸,经商议用灵壁砚山石交换,起名“海岳庵”。至此沉醉于玩石、书画之中,又给自己起了个号:“海岳外史”


宋《宋人人物》经宋徽宗赵佶、宋高宗赵构、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等帝王收藏,著录于《石渠宝笈》。现为台北故宫馆藏精品绘画。


我们无法想象米芾的“海岳庵”何等雅致,但通过此幅画作能够真实的领略宋时书斋的部分清雅情趣!



该画绢本设色,纵:29厘米,横:27.8厘米。画作尺幅虽小,但刻画入微,点滴间无不折射着精彩,客观的传递着宋时文人雅士书斋场景。


中国古人含蓄内敛的思想,也宽大了服装的装束,人物面部表情和手部的动作就更显传情达意,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细观画作,儒士坐于榻上,头著巾、下系裙至脚踝。左手持书卷,左腿自然下垂踩踏在脚榻之上。右脚未穿履袜,素足横置榻上,右手执笔置于盘曲右腿之上。



头部右倾约45度,驻目凝思;榻后座屏兼工带写重彩传统题材《汀洲芦雁图》,给力的表现出宋时文人风雅之情,其上独具匠心的悬挂儒士头部写真肖像画轴,神情如一,俗称“二我图”;在屏风右侧并排两张几案,设坐具绣墩一个。


几案放置七弦琴一把、两函书、书画轴几卷、隐约可见兽形香薰一只;床榻前几案边站立侍童,左手托白釉盘口执壶底部,右手握曲柄,正在斟酒。



酒杯边两只果盘,内盛不同鲜果,几案上另设长方形抄手砚一方、残墨一锭;座屏左侧荷叶座仰莲风炉置于抬式炉架之上;画面左下角另设几案一张,纱罩内盏托一套、长方形隆顶盖盒一套。


几案旁红色箱式架具上放置似炉具状器物;座屏正对面放置层岩状花几架一具,花篮中鲜艳的花朵正在怒放。关于画中之人物,可能是追想王羲之,事实上是反映宋文人的生活。


南宋流行之“烧香、点茶、挂画、插花”等情趣,在北宋末已酝酿发展中,本幅可見其端倪。一般「画中画」的屏风,多填以山水,本幅則以花鸟为饰,相当难得。



画面整体反映了宋代文人书房场景,家具陈设给人以素雅、简约、井井有条的风格。画面左右空白处钤“乾隆御览之宝”“嘉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等印记共十处。


此幅画作一般认为是来自宋徽宗赵佶的收藏,从画中主体人物面像分析,可想象为书圣王羲之,事实上也反映出徽宗内心的文人取向。


在没有机械成像设备的时代,当清乾隆帝赏析《宋人人物》雅趣之后,不仅加钤“乾隆御览之宝”印记,并且命宫廷画家依范本绘制。


清乾隆宫廷画师丁观鹏绘弘历鉴古图


清乾隆宫廷画师丁观鹏绘《弘历鉴古图》又名《乾隆帝是一是二图》,绢本设色,横:147.2厘米,纵76.5厘米,乾隆御书“是一是二不即不离儒可墨可何虑何思”,“垂露”、“ 乾隆宸翰”,画面左上角钤“ 乾隆御览之宝 ”,右下角钤“内府啚书” 、“ 义皇上人我不为”,共计五方印章,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其中“义皇上人我不为”印文耐人寻味,结合画面及乾隆御书诗句,从另一个角度品读,或许更是乾隆的内心独白:清高宗纯皇帝爱新觉罗▪弘历是我,鉴古者是乾隆的影子,画轴只是一代有为君主影子的影子!



从形式看《弘历鉴古图》借鉴了《宋人人物》构图风格,基本坐姿和手部姿态与《宋人人物》雷同,书房中家具摆放格局也没有过多变化,只是书房家具整体呈现出皇家繁复华贵的风格。


诚然,画作更深层次的在刻画乾隆的思想和内心活动,以及展示乾隆精于鉴藏,并且在诗律、书法等方面同样有着骄人的一面。



此幅画作在中国画散点透视的基础上,借鉴西洋透视和设色技法。画面以线描淡彩渲染为主,用色淡然、素雅,低调而不张扬,更显中国文人雅士含蓄内敛、脱俗的风范和所追求的意境。


只见乾隆端坐于罗汉床,头束莲花造型,外罩纱帽,视角相对书圣王羲之微微仰视,面部表情平和肃穆、若有所思;所穿衣服与王羲之着装款式相同,当然,乾隆此时如果素足肯定是有失身份的,在此被系裙悄然掩上。


身后座屏为“四王”风格水墨山水,座屏之上挂着同样装束乾隆头部肖像画轴,仿佛镜中影像;罗汉床之上右侧放置一柄如意、一函书、一卷轴书画;罗汉床前左边设一张几案,放置:瓦砚、盘、盒等物。



侍童侧身站立几案前,左手托住明永乐青花缠枝纹军持底部,右手握长颈,呈斟茶姿态;座屏左右各放四边形坛式几案一张,分别摆放:明宣德青花梵文出戟盖罐西汉刻铭新莽嘉量青铜标准量器


在一对坛式几案前方设连弧圆桌和案几各一张,其中圆桌之上放置:商晚期二柱三足青铜斝、明宣德青花折枝花纹如意耳扁壶、谷钉纹玉璧、宋朝瓷器、高古青铜盘、青花罐等器物十余件套


案几摆放:商代青铜花觚、高古玉璧、绘制山水与香炉纹饰长方盒、书函画册、书画轴;圆桌不远处放置盆景和明宣德凤耳三足炉



纵观图中器物类别、档次、数量等……足以反映乾隆精于鉴藏和鉴赏品位。画面中这些藏品绝不是杜撰出来的,更不是随意选出来装饰画面的,今天在两岸故宫旧藏中依然能寻觅到器物原型。


显而易见,器物内涵反映着中国传统佛、道、儒、墨的传统思想理念,以及共存、和谐、不可分离的理念。这与乾隆自题诗句“是一是二不即不离儒可墨可何虑何思”不无关联。同时也充分反映了乾隆丰富的内心世界。



观《弘历鉴古图》:他在浩瀚的古物中身心得以放松、精神获得慰藉;观者倾听着这位风流倜傥的传奇皇帝无言地诉说,感受着乾隆修炼到的化境……



-  END  -

提示】正大新闻版权归属正大所有,如有转载,请说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