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启示录 | 六位大咖告诉你那些拍卖场的攻略和套路! - 南京正大拍卖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邮箱登录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收藏启示录 | 六位大咖告诉你那些拍卖场的攻略和套路!
  • 正大拍卖2018-01-10



收藏启示录 | 六位大咖告诉你那些拍卖场的攻略和套路!





当股市、楼市相较沉寂之时

越来越多的中产阶层发现了

“艺术品投资”这块处女地

从投资角度衡量

艺术品会不会比楼市和股市更靠谱?

中产阶层是否应考虑进行一些

艺术品方面的投资

以降低资产缩水的风险

艺术品投资是否有一些特别的风险?


今天为您分享

六位收藏界大咖告诉你

那些拍卖场的攻略和套路

在收藏、投资之路上助你一臂之力






马未都 

多年以前,马未都曾在拍卖场上遇见这样一件事儿,坐在他后面的一位男士几乎会与他竞争每一件拍品,那一次,他以高出马未都一口的价格拿走了4件东西。


出了拍场,那人问:“马先生,您看那东西怎么样?”


“你都买了,还问我怎么样?”马未都说。


“我没看啊。”那人答。


马未都就奇怪:“你没看你还买?”


那人说:“你不是看了吗?”


这就是古玩行里常常出现的“借眼”,他借用马未都的眼力,只是付出比马未都高一点的价钱。


但是这位仁兄的“借眼”借的太明目张胆,堵死一条生路。


如今,马未都规避这些风险的方法是:去外国或是香港成系列地购买艺术品。


在杨澜访谈录中,马未都先生讲述了80-90年代第一次参加国际现场拍卖会的经历!







海岩 


海岩是拍卖会场的常客,也许我们不能想象,对于近几年黄花梨一路飞奔的价格,海岩先生也会直呼价格太高。


对于海岩来说,以藏养藏的事有过,但是很少,基本上只进不出。在拍卖会预展时如果看到喜欢的,就与卖家商量提前让给自己。


虽然海岩直呼黄花梨家具价高,不过,他也有一个原则:枣没枣打一杆子,没钱也可以起起哄!


比方说,海岩估计这东西能拍500万元,他就让他的秘书去举50万元,基本都是瞎起哄,但是有一些就拿下来了。拿下来后,秘书给他发短信:对不起了,佀总,让您破费了,拿下了。海岩就很生气,没有准备这50万呀,怎么办,借钱!



海岩先生曾经自己讲述过一段关于拍场捡漏的故事——


上回有一个清早期的炕桌,在保利,起拍价30万元,在当时那件东西值六七十万元,我开了一个40万元。当时是在我们亚洲大酒店,我们一个经理告诉我,给您拍下来了,我很高兴,说你这小金手……要知道,那一天保利创造了好几项世界纪录。


我当时想,由于拍卖拍到了晚上11点,那一天也没几件家具,喜欢家具的人都没来。可是等拍下以后的第二天,我遇到一位电视剧投资商,也是个大藏家。他跟我说,保利有个炕桌不错,你拍了吗?我问他,你拍了吗?他说,我拍了。


我心想,我怎么能和他抗呀?他对于我来说就是李嘉诚呀!可结果是,他拍到一半时候,忽然来了个电话,他接电话说“待会我打给你”,结果等挂完电话,拍卖师已经落槌了。







蔡国庆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北京艺术品拍卖市场方兴未艾,在父亲的熏陶和指引下,蔡国庆率先走入拍卖场,开始了自己的收藏之旅。


青涩的拍场初体验,让他至今仍记忆犹新:


“当时,我在歌坛已有些名气,并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于是就拉上父亲一起去参加拍卖会。之所以叫上父亲,一来他可以为我掌眼,二来也是怕别人用怀疑的眼光看我,父亲在身边,人家会说,蔡国庆旁边的老头是不是故宫专家啊,咱别蒙他。”


“我第一次在拍卖场上买的,是一个清中期的核桃木条案,虽然在材质上它没有紫檀、黄花梨名贵,但造型和做工都非常好,当属民间家具中的上品。五千元起拍,六千、七千、八千,竞价者频频举牌,很快便超过了我的心理价位。我心里迟疑了一下,觉得太贵。父亲看出了我的犹豫,不断的用胳膊顶我,意思让我继续举下去,他说,你要喜欢就继续下去。在他的鼓励下,当价位标高到一万多元的时候,拍卖师响亮地落槌,对我说,‘这就是你的了’”。



逐渐,蔡国庆开始自己逛拍场,独立去欣赏和判断预展上那些琳琅满目的拍品,很快,他收藏生涯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不期而至。
那是十几年前,他在嘉德小拍中的一件事。一个雍正时期的截口龙纹天球瓶摆在预展展桌上,它并不完整,瓶颈断裂且底款被磨花。蔡国庆心想:“残件应该便宜,并且没有多少藏家会跟自己竞拍,几千块应该可以拍到。”
不料,当拍卖师宣布此件天球瓶竞拍开始后,十几张号牌,从各个角落不时显现,几百元的起拍价很快便蹿升到四万元。蔡国庆不禁窃喜,有那么多人争夺,说明自己的眼光还不错。

随着价格的飙升,一些号牌逐渐偃旗息鼓,只剩拍场前排的一位藏家依旧坚挺,于是,两人间焦灼的“竞拍战”开锣了。

“槌音一落,拍场上掌声雷动。这是拍卖会的惯例,如果某件拍品由低价拍到高价时,大家就会以此表达兴奋的情绪。尽管我在舞台上听到过许多掌声,但那次在拍卖会上听到的掌声,对我而言尤为特别,终身难忘。


等拍卖结束,我抱着这个天球瓶退场的时候,王刚老师一把从后面抓住我说,原来是你小子在跟我举呢?这个东西好啊!到现在,他碰到我还会提及当年往事,说再也没碰到过类似的藏品了。”

 


收藏家马未都评价蔡国庆是“收藏大潮中的气定神闲者,由浅入深,由近及远,慢慢选择一个古老题材作为收藏主题,便是龙”。







成龙 


“我收藏紫檀木,不是要做专家,只想有自己的嗜好而已。”——成龙


2013年10月29日成龙现身“陈丽华女士捐赠珠宝及复制清代宫廷家具”拍卖专场


成龙的收藏不带有任何的功利性,完全随缘、随性而定。成龙家里摆放着很多从各地买来的古董家具,有18世纪洛可可风格的镜子和桌子等,19世纪的欧洲沙发、紫檀食盒和水晶吊灯等,让人眼花缭乱。楼梯拐弯处还有一幅徐悲鸿的奔马图,是极具代表性的盛年之作。


成龙解释道,这幅画也是有故事的。90年代中后期到北京找杜琪峰的时候,当时杜琪峰正好在参加一个慈善晚宴。因为去的比较晚,怕别人看到,就悄悄坐到杜琪峰的旁边,说话的时候被周围人发现,就举手跟人打打招呼,结果就听到台上说了一句,谢谢成龙大哥50万元拍下徐悲鸿的这张“奔马图”,为慈善事业做出贡献,就这样,成龙当晚付款带回家,一直挂到现在。



紫檀嵌黄杨木千字文小四件柜


成龙还曾现身“陈丽华女士捐赠珠宝及复制清代宫廷家具”拍卖专场,并以115万元拍下一件紫檀嵌黄杨木千字文小四件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呼吁广大藏友多做公益。对于慈善,成龙很多时候都是亲力亲为。







张涵予 


张涵予是娱乐圈内众所周知的收藏高手。他所有的钱都贡献给了古董家具,甚至经常借钱去买,而且还只买不卖。他不仅在古董商那里买宝贝,在各地拍戏的间隙看到当地人的老玩意,也会搬回家。


张涵予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了他收藏家具的几个标准。


“第一,必须是原始皮壳。洗过澡的、插帮过的、修过的我都不要。因为玩到现在,我收藏的不仅仅是家具,而是艺术品,不是艺术品的东西我是不要的;第二,简单木工做出来的家庭用的东西我是不要的,我要的一定是简单木工做不出来的,一定是在设计、使用等方面包含很多文化的。黄花梨、紫檀的家具,无论是木材还是设计都比较符合我的这两个标准。”


如今,他已经不会再跑去潘家园古玩市场这样的地方晃悠:“我一般都是去北京的各种店铺里淘,也会去各种拍卖会。”而在出外拍戏的时候,没事他也喜欢去当地老乡家坐坐,“有时也能发现一些好东西。”







刘益谦 


刘益谦 :我已经到了收藏的第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我认为艺术品有价值,所以我不愿意去收藏,因为我的前提出发点首先是用投资的心态去把握投机的机会;

第二个阶段,我认为艺术品有价值,要去收藏。收藏过程中,越来越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甚至享受了这种艺术品升值带来的快感,同时享受艺术给自己的心情带来的快感;

第三个阶段我是把收藏的作品,公开放在美术馆里面,让更多的人去分享,这使我有种更高满足的快感。


20年来刘益谦持续以令人咋舌的大手笔买入,少有卖出。2009年,刘益谦、王薇夫妇在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购入价值13亿人民币的藏品,2010年购入价值7亿元的藏品,这还不包括他在国际市场上的出手。


有人说,刘益谦以一己之力将艺术品市场带入亿元时代。还有人戏称,比刘益谦出手更大方的只有乾隆皇帝了。


刘益谦在2009年10月的苏富比香港拍卖上以1110万美元(约合7075万人民币)的价格买下了一件皇室家具:紫檀雕花龙椅(清),创下了当时的中国家具价格记录。


虽然这比之前390万美元的预估价格上线要高出一大截,但是台湾古董商凯文·李对《彭博》说,“刘占了大便宜,在未来这件作品的价格会一路攀升。"




-  END  -




提示】正大新闻版权归属正大所有,如有转载,请说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