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不够,拿什么来凑? | 家居 - 南京正大拍卖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邮箱登录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审美不够,拿什么来凑? | 家居
  • 正大拍卖2018-06-11





对于局外人来说,上海唤起了一种浪漫的魅力,这起源于20世纪初的鼎盛时期,那时的上海被称为“东方巴黎”,与颓废、奢侈和腐败划着等号。


作为一个熙熙攘攘的边境小镇,这里到处都是赌徒、匪徒、歌女和鸦片贩子。即使在今天,在它的建筑风格中也能看到它曾经的宏伟和光辉。


1930年,上海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的大都市,不同文化的不同风格的建筑都融汇在这里,在Tess Johnson的《东方建筑:老上海》一书中她指出:


当今世界上没有一个城市能提供如此丰富多样的建筑。



在著名的外滩河堤上,有规模宏大的西方建筑;在法租界,华丽的大厦被少数几位富商占领;这里也有低层的中式建筑,如石库门。


19世纪20年代后期是上海公寓装饰艺术的鼎盛时期,许多当时的建筑至今仍屹立不倒,包括著名的和平饭店、公园饭店、格罗夫纳酒店和派拉蒙剧院。


 

但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和新中国的成立,上海这个连接西方的窗口被关闭,使得这一“建筑潮戛然而止。但现在,这座城市和它的居民又一次坚定地敞开了大门,充满活力地面对着21世纪。

 

现在许多家庭都沉浸在上海丰富的传统中,一种融合了东方与西方的文化的新形式出现在了21世纪的“新上海室内。



— 1 —


怀旧


上海的餐饮行业伴随着各种餐厅和酒吧的出现正在经历着一场变革。比如说:Face餐厅(位于法租界瑞金宾馆花园内),它为用餐者提供了一种历史、怀旧和浪漫的体验。

    

瑞金宾馆是一座别墅型酒店,坐落在开阔的庭院里,里面有一个小湖、三个花园和四个不同欧洲风格的别墅。它的别墅曾是一位英国商人和一位日本富翁的家,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接待过宋美龄夫人,1949年解放后接待过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这幢房子的结构被餐厅的主人保留了下来,一直保持着:明亮的橙黄色墙壁,舒适的红色和蓝色扶手椅,以及木制百叶窗和飘逸的白色窗帘。



在主吧台前面有一间细长的房间,里面摆放着一张传统的架子床,床上堆满了五颜六色的坐垫。管理人员说,这张床非常受顾客欢迎,以至于经常被提前预定。



酒吧里的中国家具来自上海当地,与当代的色彩搭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了给这个地方营造一种居住的感觉,并且保持过去时代的氛围,这里所有的家具都没有经过抛光或过度加工。



 — 2 —

 

复古


在上海市中心地带,矗立着著名的格罗夫纳公寓大楼,如今它坐落在锦江大酒店内,有效地保护了居住者免受外面熙熙攘攘街道的侵扰。


广告总监Melvin Chua是上海新一代居民的代表:国际化都市人。她在这个享有盛誉的空间里建立了自己的家,并委托室内设计师Robert Chan帮助她在这样一个装饰艺术的环境中创造出超现代的生活空间。



在位于入口处右侧的学习休闲区域,一件由上海艺术家沈凡设计的大胆的红色艺术品为空间增添了色彩和活力。


Robert Chan设计的超大L型奶油沙发最适合懒洋洋地躺在上面。房间的角落里有一张木制的桌子,后面放着一把四出头官帽椅。



一个金色的茶壶和茶杯,赋予了古代中国漆器一种现代。



Melvin Chua的餐厅,有一张木制的桌子,可以轻松容纳10人。深蓝色的高靠背餐椅和金色的漆器的摆放十分别致。



三个青花瓷瓶被改装成巨型烛台,对面的墙上挂着Melvin Chua收藏的国际顶级时尚摄影师的黑白照片。


宽敞的客厅,一对50年代的皮质扶手椅以及壁龛里是一件明式圆角柜,在上世纪30年代带有标志性棕色装饰的米色墙壁衬托下,简约、低调、奢华。



上海艺术界仍处于起步阶段,Melvin Chua选择了一些中国知名艺术家的作品,比如入口处悬挂着沈凡1995年的戏剧作品。目前,这些作品在全球的影响比在中国本土要大很多。


 

主卧室置有一张四柱架子床,床单选用淡黄色的亚麻布,与深色木结构形成了有效的对比。



床边有一张经典的条案,衣橱选用了传统的方角柜;一张奶白色的现代沙发和装饰艺术灯。颜色的对比冲击,将古典与现代完美融合。



— 3 —


浪漫


商人Max Chang出生于台湾,现居上海。他在中国各地旅行中收集了很多不同的装饰艺术品,并将它们安排在上海淮海公寓内。


Chang的家有一个巨大的阳台可以俯瞰整个上海,是举办夏季派对和观看新上海城市面貌的绝佳地点。



客厅中间是一个雕刻着乡村风景的木箱,旁边有一把圈椅;墙上挂着一对来自山西的清代木门,上面的铜配件尤为精致;靠近餐厅的推拉门是一个民国时期的橱柜,展示了当时中西元素的融合。



在学习区有一个定制的矮沙发,上面放着小木桌,这种风格与传统的鸦片床有些相似。


墙上的四块书法板是在成都街市上买的;两端放着一对黑漆描金工艺的木箱,上面的一对红灯笼是民国时期的装饰艺术灯。



在学习区域的后面有两个拱门通向客厅和餐厅,拱门之间挂着两件装饰窗帘,地板上放着一盏油灯。为了避免风水不好,将三扇门涂成了红色,并在上面装了一个冰裂纹的镂空窗板。



定制的餐桌和椅子为餐厅增添了一种现代感;窗户上覆盖着日本风格的卷竹帘;窗下有一张传统的条案,条案旁边是一个竹制的柜子,上面是上海原创的留声机;桌上两条北京真丝长方桌巾为这张深色的木桌增添了一分高雅。



在会客的时候,主人会用竹席餐垫、白色扇形陶瓷盘和经典的蓝白筷子装饰餐桌,并配有一白色瓷杯沏的茉莉花茶。



 

— 4 —


 “颓废” 

 

旧上海的精神在法租界兴国路附近的一条小街上依然鲜活。家具经销商Jean-Philippe Weber住在一幢传统的弄堂房子里,这栋房子建于上世纪30年代,最初是一位法国高官的家。


这些被人们忽视的房屋大多作为多户人家集中居住的破旧房屋,直到现在它们的价值才被承认。比如说Jean-Philippe Weber的家,已经空了15年。他自己在尽量保持原貌的基础上进行翻修,窗户、门厅、地板以及砖墙尽量是原来的。



在Weber楼下的主客厅,鼓凳、靠背椅、大禅凳、西藏灯等等挤满一堂。这里不仅仅是“家”,这里也是Weber经营古典家具的展示厅。


Weber购买艺术品不仅仅因为是它们很古老,更多是它们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墙上挂着的是一幅清代的祖先像,画的下面是一张可折叠的旅行桌,旁边的靠背椅和它是一套。



在楼梯的尽头是一张清代陕西的翘头供案,上面悬挂的是一幅山东艺术家庞永杰的画,他以唐代时期(公元618 -907年)对美的感知为基础,画出了富有戏剧性的胖夫人肖像。地板上有一个古代书箱,古人用其长途搬运书籍。





Weber将空了15年的房子翻修过后,一边听着外面城市的声音,一边舒适的体验生活。其实上海存在着很多想要体验上海建筑遗产的潜在租户,可是因为弄堂里的地产年久失修,最终都放弃了。



— 5 —


“爵士”


上海繁忙的淮海中路以南的一个街区是一个旨在改变上海面貌的新开发项目。虽然很多现存的建筑已经被夷为平地,取而代之的是新的建筑群。


但随着石库门的一些房屋被改造成商店和餐馆,上海的一部分建筑遗产得以被保留了下来。它们一度占据了上海总居住空间的60%,其独特的建筑已经成为东西交汇的象征。



在石库门房子里的上海新吉士餐厅将历史与当代巧妙地融合在一起。餐厅原有的四合院、木制品、瓷砖地板、陶土等都被保留下来,为的就是真切地感受“旧时代




在一楼餐厅的角落是一个咖啡区,复古的黑色皮沙发以及传统的雕花木窗,可以看出这所房子曾经属于一个富有的家庭。



餐厅的是现代化设计,落地玻璃墙给整个空间带来了很好的采光。墙上挂着餐馆老板拍摄的21世纪上海黑白照片。


通过餐厅是一个封闭的庭院,以传统的木制门道和窗户为特色。院子里是一套蓝白相间的中国园林家具,一桌四凳。



东南角的白色陶瓷缸里装满了金鱼:一来美化环境;二来怡情养性;三从中国风水学讲,金鱼放在这个位置可“招财挡煞”。



今天的上海是一个巨大变化的城市,现代摩天大楼取代了老建筑;出租车、汽车和公共汽车在街道上呼啸而过;传统的工艺和技术被新产品快速覆盖,无数的钢铁和玻璃建筑在这座城市的中脱颖而出,使其在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成为世界级的大都市。


许多人在这个中国最时尚的城市安家落户,他们将创造性、戏剧性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艺术的完美融合,绝对是当下的“潮流


-  END  -






提示】正大新闻版权归属正大所有,如有转载,请说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