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画中的古典家具 续编 | 风月无边 - 南京正大拍卖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邮箱登录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春宫画中的古典家具 续编 | 风月无边
  • 正大拍卖2018-06-11



在春宫画中保留下的古典家具影像远比其他画作深刻而丰富,却因题材问题极少被人们所提及……


上周虫二先生为大家推送了《春宫画中的古典家具》,本周我们书接上回,继续探寻画中的无边风月。


▲以上一组十二幅画作现藏于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2014年12月,"宫女还是招贴画女郎:波士顿美术馆藏中国画展”在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展出


看过之前文章的研习粉肯定见到过这其中的一部分画作,都是尺度还说得过去的,这次虫二先生顶住各方压力,将尺度较大的几幅也公开,不过都做了处理,因为我们的目的是研习家具,怀有其他目的者不喜勿喷。



此图传为明代唐寅的《风流绝畅图》,请注意男人身后的那个靠背样式的家具——



这个靠背应该是髹绿漆做法,镶藤编席面,神来之笔是支架与靠背做成三档调节的结构,可根据姿势自行调节,不得不佩服古人的脑洞之大。


更神奇的是,这种靠背还可在故宫博物院见到传世的实物证据——


清中期 黑漆描金靠背 故宫博物院藏

通长153.5cm,宽82.5cm,座面高8.2cm


根据胡德生老师的论述,这个靠背架依照人体的自然曲线呈波浪形,背后有3条弧形横枨,靠面随着波浪式边框收束成一个燕翅形的搭脑。后有活动支架,可以调节3种靠背角度,最大角度为120°,次为115°,最小为110°。在故宫博物院家具收藏中仅此一件,弥足珍贵。



这幅图再次向我们证实了一点,曲屏风的摆放和使用真的非常随意,图中竟然折成了90度的直角围在了床榻的两边。


这张床也是非常精彩的一件家具,攒框镶席面软屉,束腰上保留了须弥座的样式,下翻兽足,至少在传世实物中还没有见过如此造型的床榻。



这张罗汉床的雕刻风格像极了上面那张,只是带有围屏,为罗汉床的样式,从雕刻的龙纹和雕刻风格来看,应是明代的黄花梨精品。




黑漆凉榻,标准插肩榫样式,黄花梨的宝剑腿八仙桌,带卡子花的,明味儿十足。瓷鼓凳,湘妃竹的大画桌,以及两个缠枝纹的青花大缸,都向我们说明了这是明代晚期的豪奢之家。


现在我们看到的春宫画基本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表现文人士大夫以及商贾豪奢的富足生活以及平日的闺阁情趣,这一类由于笔法的干净老道以及画面为我们呈现的明末时期的人文、家具、服饰、器物等信息,一直都是我们研究的重要素材,也是重要的文化遗产;而另一类则完全专事男女之欢的描写,沦为下品。





呃,这个要重点说下,男女主人公坐的这种凳子,叫春凳,也叫二人凳。就是因为在明清时期的春宫画中总是出现这种家具的身影,所以名字也起的风情了一些——春凳。


这幅画里的春凳还是一张特殊的春凳,它的坐面明显比牙板和腿足超出去好多,束腰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些,这种造型叫“喷面”,目的是加大坐面面积。


明 黄花梨束腰喷面大方桌 王世襄藏


明 黄花梨春凳


春凳+1


春凳+2



一个女仆踩在一个四面平的凳子上挂窗帘,这里要说明的是,凳子这种家具在古代除了作坐具,更多扮演的是登高之具。凳、蹬同音,也是这个缘故,比如四件柜上面的顶箱,要够东西的话就是配合凳子来完成的,再比如下面这件灯架——



如果没有凳子,点个灯都够不到。


另外要说的是,这张画的画面表现比上面几张含蓄了好多,但是从男女主人公的神情和动作来看,给人的遐想空间却远比上面几张丰富,这种春宫画是最高级别的表现形式。


再比如——



这张画中男人捏着女人的一只鞋,女人深情脉脉地拉住男人的衣袖。他们究竟是事前的调情还是事后的温存?


如此大想象空间,绝非几笔裸露的皮肉能表达出来。这种含蓄而充满猜想的画作才是更加符合中国文化精神气质的佳作。


以上两幅画作都出自《燕寝怡情图》。



《燕寝怡情》人物图册原是清宫内府收藏的珍品。扉页有“乾隆御览之宝”、“嘉庆御览之宝”两印。


从图册上看,“燕寝怡情”图册描绘的是亲王级别的家居生活场景。图册用色,用笔非常典雅精细,对人物的服饰、神情,动作,发饰等都刻画得非常细致入微,同时,对房内陈设、家具、房外的园林建造等都极尽细致。



画面呈现了两情相悦的男女的生活场景,虽然情意绵绵,但却毫无猥琐之嫌,看起来非常的赏心悦目,这也是为什么这套图册能受到乾隆和嘉庆皇帝的喜欢,成为宫廷珍藏的原因。



图中男人坐的是一张矮背的小南官帽椅,这种椅子在明清时期是非常流行的——


明 黄花梨南官帽椅 颐和园 藏

著录于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图录49号



如果没有看错,这个场景应该是在修胡子,男人坐的是湘妃竹的大禅凳,背后是一张架几案。



画中男子牵着女子的手,欲将她引如内室就寝。画面右下角绣花架造型非常别致,应该是家庭定做专门供绣花使用的架子。



须弥座式的大炕,古典家具的“束腰”就是从须弥座演变过来的。


左边墙上刻的是四爪龙纹,男主人的衣服上也是四爪龙纹,房内的汉白玉础基都显示出这户人家是亲王的等级。



这才是真正的击鼓传花,看看古人是怎么玩的。



这种窃听的题材在春宫中非常常见,这样画的目的我们前面已经分析过了,给人营造更大的想象空间,给予观者更多画面之外的情思。


女人身后的这件平头案非常经典,明式家具标准器型。画内的罗汉床应该是采用竹节工的造法而非真实的竹子材质,真竹子经不起这么折腾。



乾隆“燕寝怡情”图册中的家具都非常写实,而且极具时代特点,比如这幅图中的嵌大理石香几,拐子纹的大画桌,色彩反差强烈的三围屏罗汉床,都是明清时期非常流行的家具造型。


-  END  -

提示】正大新闻版权归属正大所有,如有转载,请说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