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不为人知的紫檀叠落式六足画桌 | 家具篇 - 南京正大拍卖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邮箱登录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一件不为人知的紫檀叠落式六足画桌 | 家具篇
  • 正大拍卖2018-06-13





1982年,因编写《明式家具珍赏》需要,王世襄持介绍信到承德避暑山庄拍摄家具图片。一进库房便大吃一惊,王老发现在库房一角堆着几件纹饰一致但认不出是何器物的家具,仔细辨识,才认出是曾放在朱氏书斋的清代紫檀叠落式六足画桌,因遭支解,一分为三,几桌分置。



如果按照研习君以往的排版习惯,此处应当插入标题中所提到的这件“紫檀叠落式六足画桌”的高清大图供诸位欣赏,遗憾的是,这件传奇的画桌今在何方,保存状况如何都不为人知。


这是一件的传奇的家具,也是历史上仅此一件的孤例。


紫檀叠落式六足画桌,听名字就很特别。第一,我们没有接触过“叠落式”究竟是一种什么造型;第二,一张画桌有六足,意识层面都是一张桌子四条腿,所以总感觉六足是个畸形。


紫檀叠落式六足画桌

桌面159×77.5、高88厘米;长几高95、短几高105厘米

照片拍摄于1934-1943年期间,陈设于朱宅东院上房东次间


我们先说叠落式,研习君查遍可及的出版著录以及老先生的文章,均没有看到类似的图片,这也说明了这件画桌作为传世孤例的重要性。


我们只能从老先生的文字说明中理清一点线索,王世襄在1984年第10期的《文物》杂志上发表《萧山朱氏旧藏珍贵家具纪略》一文,其中对这件画桌说明(节选)如下:


此桌由一桌两几构成一器。桌面大小接近一般的画案。右侧高起,是为长几,其长和桌的侧面相等,宽约40、高95厘米。左为短几,其半占桌面的一角,借桌足为几足;另半迤后,只有两足着地,高105厘米。



根据王老的叙述,研习君自己手绘了一幅草图,略能表示该画桌的结构——



朱家溍先生在为《中国古代家具》(胡德生著)所作的序言中也提到了“叠落式”的结构:


紫檀叠落式书桌,集桌、案、几于一器,案面略低于桌面,几面更高于桌面,六足,三层不同的面高,所以称叠落式。


所以这件画桌可以视为是三件家具的结合体,其结合方式大致可以视为下图——



再来一张老照片结合着看——


图中两位是朱家溍先生的父亲及母亲,朱文均先生(字翼盦【ān】)左手搭靠的部位就是画桌右边隆起的长几,左边的高几就很显眼了,上面陈放着花瓶。


解决了叠落式的问题,下面我们可以说说这张画桌为什么是六只腿足了。


正常的桌子都是四足一桌面,如果以此为基础进行叠加,右边多一个条几,则原来桌子右边的两条腿足平移至条几上,数量不增不减;左下方的高几借原桌的一条腿足变形而成,一足变为三足(高几有一条腿落于桌面内),多了两条出来,故为六足画桌。


▲紫檀叠落式六足画桌腿足俯视示意图,实心圆点为六足的分布,虚心圆点为原来变体前画桌的腿足。


现在,我们初步搞懂了这件画桌的叠落式六足结构,那这种结构的画桌是如何使用和陈设的?



▲1984年《文物》第十期的插图


在1984年《文物》第十期的插图中,我们可以看到画桌的高几面下设一具小抽屉,王世襄先生说使用时短几可靠窗安放,如为北房,人宜面西而坐,长几上可摆放文房用具及卷轴图书,左侧短几可陈置瓶花盆树,供果香炉,这样抽屉就在主人落座后的走手边。


因短几迤后,不致遮挡光线。妙在文具陈设,备于一桌,观赏取用,左右逢源,而桌面却可荡然不著一物,以直材及攒接的方形拐子构成骨架,周身则铲地浮雕回纹,故质与文得到高度的统一。


王世襄先生绘制的平面示意图,刊登于《文物》杂志1984年10期


这样的陈设方式与朱家溍先生当年所拍原在朱氏旧宅中的照片不谋而合。


紫檀叠落式六足大画桌,桌香几上设:宣德十六字款碎金绿色铜铲,神品。桌面上设:紫檀刻刘石庵临鸭头丸帖笔筒,内插乾隆款青花釉里红笔管貂毫一支,自制款凤眼竹管羊毫笔二支,檀香管小紫颖二支,圓转如意紫毫笔二支;纪晓岚铭端砚,紫檀盒;纪晓岚铭紫檀笔搁;康熙款豇豆红瓷水盛:乾隆粉彩花鸟瓷砚屏,紫檀框座;乾隆仿古白玉双鱼镇纸;桌书几上设:肃府本淳化阁帖;淳化轩重刻淳化阁帖,黄杨雕云龙帖面;三希堂法帖。 (选自朱家溍《明清室内陈设》)


▲拍摄照片时正值海棠盛开,所以香几上原设的宣德炉临时撤换,换上定窑瓷双耳罐,插满海棠花。


据朱家溍先生考证,清代内务府档案:雍正三年养心殿造办处木作有制做叠落式的记载,这张桌子就是雍正年间造办处的精品。


而王世襄先生也说:


养心殿造办处木作曾于雍正年奉旨制作叠落紫檀木器,见内务府档案。唯在故宫家具中尚未发现实物。


但是王老为这件桌子断代在清乾隆。可以肯定是是,这是一件清三代紫檀木器中的绝佳作品,加之又是传世孤例,所以格外的珍贵。



▲紫檀叠落式六足画桌,设在朱宅东跨院正房的照片


可惜的是这张紫檀叠落式六足画桌在朱家溍先生捐献给承德避暑山庄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与保护。


1982年,因编写《明式家具珍赏》需要,王世襄先生持介绍信到承德避暑山庄拍摄家具图片。发现朱氏家具陈设在澹泊敬诚殿等处,仅有明紫檀架几案、乾隆蝠磬纹罗汉床及清式扶手椅等三五件。



接待人员称余均在库房。王老刚进库房门便大吃一惊,在库房一角堆着几件纹饰一致但认不出是何器物的家具,仔细辨识,才认出是曾放在朱氏书斋的清代紫檀叠落式六足画桌,因遭支解,一分为三,几桌分置。


王世襄先生无奈感慨:这件独出心裁、堪称一绝的紫檀器因运输中惨遭野蛮装卸,枨榫断折,以致一分为三,遭严重破坏,实在令人痛心。



-  END  -








提示】正大新闻版权归属正大所有,如有转载,请说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