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经典:一把最中国圈椅的诞生 | 家具篇 - 南京正大拍卖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邮箱登录 |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 重塑经典:一把最中国圈椅的诞生 | 家具篇
  • 正大拍卖2018-06-14







佛语有云: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红木亦然,樗樗红木,得一圈椅亦足矣。

品位红木精髓,从一把红木圈椅开始就可以了。


圈椅,是中国传统家具里面最具有代表性的,也是如今市面上见得最广泛,最见功底的红木家具。





因圈椅秉承古人天圆地方的理念,除了构件截面均采用圆以外,还大量采用了曲线、曲面的构件。众所周知,曲线及曲面是比较难控制的,其弯转缓急稍有偏差,高矮胖瘦略有不同,便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如何正确的挑选?不如选一把款型样式历经岁月检验的经典“椅中经典,经典中的代表”。



— 1 —


圈椅之最


▲恭王府藏 明·黄花梨寿字纹圈椅


1981年陈增弼先生撰文介绍:


此椅在明代传世的众多圈椅中是设计最成功的一件,堪称明式标准器。


更令人欣喜的是,在时间的长河里,它的传承始终有序:


1944年:由利奥诺拉·利希诺侯爵主人和艾琳·希尔利兹夫人收藏;

1944年:由古斯塔夫·艾克著入《中国花梨家具图考》,后归古斯塔夫·艾克收藏;

1972年:由安思远先生收入《中国家具明清式样》一书;

1981年:陈增弼撰文介绍这件圈椅;

1982年:在夏威夷为纪念艾克逝世十周年举办的中国家具展上展出;

2006年:艾克夫人曾佑和教授捐献给北京恭王府;

2013年~2018年5月:国家博物馆「大美木艺」经典明清家具展。


这把承载着上百年历史并广受赞誉与推崇的恭王府“寿字纹圈椅”,在经历了半个世纪的漂泊后,由艾克先生的夫人曾佑和教授专程从美国运回故土,并捐献给北京恭王府。


▲艾克先生的夫人曾佑和教授


如果是古典家具的业内人士,就一定会知道艾克先生于1944年著录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一书,也就是这本书令中国的花梨家具在全世界引起了关注和轰动。而书中重点介绍的就是这把寿字纹圈椅。


▲恭王府藏 明·黄花梨寿字纹圈椅


椅子的四根圆直腿向中心倾斜,穿过座屉直抵圈椅四角,成为圈椅稳定的支柱,且通过自身的圆形截面与圈椅的造型因素发生内在的联系。而靠背板和镰把棍都设计成曲线,构成圈椅在垂直方向上的衬托着力点。

 

椅腿近地端,前、左、右三方连以双穿,上为直枨,下为罗锅枨,这与椅屉的劈料作法既有呼应,又有变化。


▲恭王府藏 明·黄花梨寿字纹圈椅局部


椅面软屉,劈料制作的下牙条,但座面下的牙条并非常见的壸门造型,而是双混面直枨加角牙的形式。椅子的四腿八奓一木连做,四腿间步步高赶枨,上为直枨,下为罗锅枨,这与座面的劈料作法既有呼应,又有变化。



此圈椅在明代传世的众多圈椅中是设计比较成功的一件。




— 2 —


仿古不泥古

 

三年前,当陈洪伟在国家博物馆第一次看到这把寿字纹圈椅时,就被其散发的气韵深深震撼。


这样精美的家具,不应该只藏在深宫博物院里,更不能只留在书上。


于是,他萌生了一定要把圈椅精仿出来的念头。


▲恭王府藏 明·黄花梨寿字纹圈椅


之后,他又多次去国家博物馆观察并勘测实物,并反复参照《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一书中艾克所测绘的这把圈椅的三视图和详尽细节图。


跟他的红桥红仿古家具团队一起探讨,反复琢磨这把圈椅。图纸无数次地调整,一遍又一遍地打样,反复琢磨这把圈椅。


▲图片选自《中国花梨家具图考》(艾克著 杨耀绘)


面对经典,并不是人人都有勇气提出质疑。这把被世人赞誉无数的圈椅经典,却鲜有人知道它其实是把有问题的圈椅。


该椅两侧及后面的角牙有别于正面,是简单的素牙头。通过仔细观察,我们可以发现在横枨下方,留有凿空的榫眼。很显然,这些素牙板并非椅子上原有的部件。


▲恭王府藏 明·黄花梨寿字纹圈椅


后经证实:

艾克得此椅时,曾因牙头丢失而修理过——因当时社会动荡,经济不景气,简单用楸木配置了六个素牙头装在两侧及后面,造成这把圈椅的美中不足。


为了还原原物的最本真面貌,陈洪伟和他的红桥红仿古家具团队考察了其他流传至今、保存完好的圈椅,遂把后装的素牙头进行了更改,与正面的雕花云头角牙一致。


▲红桥红仿古家具团队仿制的寿字纹圈椅



— 3 —


众星捧月




该椅的椅圈由搭脑向两侧前方延伸,顺势而下,与扶手融合成一条多圆心的优美曲线。


▲红桥红仿古家具团队仿制的寿字纹圈椅


椅圈轮廓十分突出,成为这种款型椅子的造型主调和特征。其他设计部件都与之呼应,烘托和强化这一圆形主题。


▲寿字纹圈椅局部


而此椅的视觉中心——靠背上雕刻的寿字纹,更是起到了点睛作用。


以寿字纹为中心,又将靠背两旁花牙子和椅腿上端的花角牙等小装饰统一起来,并与椅子的椅圈、靠背等相呼应,起到了有趣的众星捧月的烘托作用。


▲寿字纹圈椅靠背


正因为是视觉中心,所以这团寿字纹雕刻得好坏与否至关重要。通过与市面上其他仿制寿字纹圈椅对比,可以发现,很多雕刻得机械化痕迹太明显,线条生硬呆板、不流畅、不圆润。


靠背的曲线在向下离开座面18cm处完成托腰任务后没有再“飘”,而是柔中藏力,改以90°角插进座面后框之卯口,形式美在这里又被不动声色地柔和到合理的结构之中。



此椅各部件的截面都是大小不同的圆、椭圆等截面,极有韵律美感。这一微小的变化,制作起来可一点不省事,但不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椅圈两端略向外转,作“鳝鱼头”式混圆处理,丰富了以主圈为代表的圆的韵律美的设计效果,是明式家具中运用变化与统一造型规律十分成功的一个案例。



秉承明式家具一贯的简约和通透的美感,红桥红制作的这把圈椅巧妙的应用了工艺美术的设计原理,从功能、工艺到装饰等方面真正达到了实用性和艺术性的高度统一。



— 4 —


天圆地方


长期以来,明式圈椅代表着中国文化的传承,刊登于世界各地的媒体中,这种天圆地方的天人合一思想,彰显着中国博大的文化精髓。



明式圈椅代表着中国文化被广为传扬,这种文化的影响也造就了圈椅的存世量和坊间生产量倍增,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从艾克、安思远、马科斯、柯惕思到王世襄等等国际明清家具大家的图录,得到诸多对于圈椅的认知,也纠正了许多以往盲从就业的错误。



不得不承认,它是一种充满传奇和经典故事的椅子。几乎所有的红木家具市场,都会看到它的身影,圈椅,最广泛,也永不过时。


在国内外领导人重大热点会议场所等,使用的座椅就是圈椅,再退回到普通的市场中,几乎每个商家都有圈椅的生产,这就是圈椅的市场号召力。



然而市面上仿这把圈椅的很多,但是做对的不多,做好的就更少。就像某古典家具学者所说:


仿古切不可泥古,古物有时候也骗人。


前人所犯的错误,后人有义务重新纠正。不同于旁人的照搬全抄,陈洪伟在其中加入了自己的思想,让经典之器更为经典!



-  END  -





提示】正大新闻版权归属正大所有,如有转载,请说明出处